宋姚尧!宋姚尧,你站住,”一名女孩急忙地跑出公司的大门,朝着隔了四五米远的女孩喊着,但那位叫宋姚尧的女孩好像是没有听到,接着往前面走。

    正好,宋姚尧等的绿灯亮了起来,她抬脚迅速迈出。

    她们两个之间还有一定的距离,当女孩赶到斑马线的时候,宋姚尧已经过到了马路对面,人群的涌动彻底的把她们两个隔离开,女孩也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宋姚尧离开了公司,刚准备去填饱自己肚子的时候,薛青的消息提醒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喊你没有听见吗?”问号挨个的在聊天页面上蹦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已经离职了,”

    “而且你的工作失误也不是我造成的,这件事不该我负责,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还有自知之明的话,就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连着回了几条消息,宋姚尧也走到了自己经常在公司旁边吃的一家饭店,无辣不欢是她的准则,还必须有肉。

    “蒜香排骨、孜然羊肉、麻婆豆腐、辣子鸡、我吃吃吃,”

    “小哥,”宋姚尧示意服务员过来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要这几个菜,然后多放点干辣椒炒,越辣越好。”

    宋姚尧点过菜之后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,出生被爸妈丢弃,在孤儿院长到八岁的时候,被一户长久无子女的教师家庭收养了,本以为生活回原来越好,可是养母的婆婆不愿意,逼着养父母必须要一个男孩,养母的身体如何她完全不在乎,必须要一个男孩子,否则她就以死相逼养父跟养母离婚,养父拗不过她,只好听从。

    宋姚尧十二岁的时候,喝了四年中药,生化了三次的养母,终于在这一年如愿的怀上了一个男孩,自从她怀上这个孩子之后,她就卧床休养,生怕一个不小心,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也跟前几个一样被生化掉。

    养母这些年备孕还有工作上的压力本就无心照顾宋姚尧,宋姚尧的日常生活都是由奶奶照顾,奶奶舍不得吃,舍不得喝,剩菜剩饭也能将就吃三天,本就在孤儿院阴阳不良的宋姚尧,被收养之后的生活也不怎么好过,她本就不是亲生的,或许这个孩子出生之后,她就要被送回孤儿院了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宋姚尧还是十分感激他们给了自己一个能填饱肚子的家,养母卧床养胎的时候,宋姚尧一下学就去陪养母聊天。今天哪位同学回答出了老师的问题被表扬了,哪位同学上课捣乱被班主任抓出去反省了,她滔滔不绝地的讲着,养母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。

    日子就这么过去了,到了生产的那一天,养母被推进手术室,医生的询问,签字,结果,宋姚尧当时也不怎么记得了,只记得最终养母留下了一个弟弟,养母顺产不下来,大出血保不住大人,只留下了一个弟弟,她和蔼、善良的养母就这么拼命的为了一个后代,葬送了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好讽刺的弟弟,宋姚尧不喜欢这个弟弟,也不喜欢懦弱的养父,更不喜欢农村泼妇老太太的奶奶,弟弟出生之后本就不受她们待见的宋姚尧,更加不受欢迎了,甚至奶奶有时候跟养父提出来的把她再送到孤儿院,但是每次都被养父以未成年弃养会被判刑这个理由给搪塞过去了。

    宋姚尧之后就靠自己的努力,在学校里做小生意,代写寒暑假作业、代值日、代跑腿,能做的事情她几乎都做,只要能赚到钱。上高中之后她依旧做这些生意,高中寒暑假她会去找兼职干,有时候未成年找不到工作,老板们看她可怜,让它说成自己的女儿,在饭店帮忙等等。

    高中的宋姚尧从来没问养父要过一分钱,她自己一个人交齐了学费,赚够了生活费,她无需依靠别人,自己就能过得很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