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笔闲谈文学网>竞技网游>她的白玉兰 > 再遇(掉马,看绳缚表演)
    纪平彦像床单有刺一样在上铺翻来覆去,好在正值假期,寝室只剩他一个人,即使他把宿舍的钢架床弄得吱吱嘎嘎响,也没人会踹床板骂他发神经。

    怎么就被一杯咖啡哄成傻逼了呢。

    纪平彦看着被他端端正正供在床尾桌留念的咖啡杯,心底一阵绝望。

    那天分别之后,相处时的各种细节在他脑海里不断翻腾,他回忆咀嚼那轮椅姐姐的音容笑貌的同时,也一遍遍的被动复盘自己说出的那些蠢话。

    他不仅没能成功劝她去医院,还完全被带跑了思路。话题的节奏一直掌握在对方手中,到头来对方一点个人信息都没透露,自己的情况倒是被她掌握不少。

    要不是对方明显无意于打听他个人隐私,话题仅仅局限于一些不痛不痒的趣事,他那天祖宗八代都能让人给套出来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幼稚过。

    纪平彦手指插进发丝,揪着脑袋懊恼地长叹。

    后来的日子里,他也有许多次走在那条路上——那本来就是他回学校每次都会经过的路。

    只是他从前没有遇到她,那之后也再没有遇到过,如果不是咖啡杯还摆在桌上,那架黑色轮椅对他来说就好像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他也问过自己,你是不是一见钟情了?